再饥饿,也要保持高贵

今天是你们人生中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一会儿导师们把你们帽顶的流苏拨向另一侧的时候,就仿佛预示着你们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扇门。 值此难忘的时刻,我来送给你们几句话。很明显,这是一次年轻人和年轻人的对话。因此,刚才我一直在回想我跟你们一样大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记起来我当时正处在一场人生的精神危机之中。大四的时候我为了毕业找工作,设法去一些自己喜欢的地方实习,机关、媒体、公司,走了一圈下来,我得到了一个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发现,就是我发现自己干什么工作好像都是一样的。 什么意思呢?首先是我发现我自己干什么好像都可以干得还行,无非是勤奋坚持而已。这是积极的一面。但还有让人沮丧的一面,就是我发现自己无论干什么工作,都不可能在短期内证明自己。无论我去什么行业工作,我都将处在单位的最低端;在很长的时间内,我起到的作用都不过是一个庞大机器上的螺丝钉。之前我作为实习的大学生,别人还会对我宽容和照顾;正式工作以后,渺小和无力的感觉每天将无所遁形。 这个发现让我决定继续留在学校读研。另外我考上大学的时候一时冲动曾跟我父亲夸下海口:毕业三年之内要买辆宝马车送给他。所以正好我也可以再多拖两年,看他能不能把这事情给忘了。后来我读完硕士又读了博士,估计我父亲只想说:我啥都不要了,你赶快毕业吧。其实我父亲并不需要坐在宝马车上笑。这不过是我自己想证明自己的方式而已。 年轻时代的人有一个很大的心理驱动力就是急切地想证明自己。有时候,我们希望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去一个什么样的学校深造,每个月赚多少钱,要不要借钱买房子,都有一部分是想证明我比别人强,或者我不能比别人差。有人说今天的年轻人追求稳定。我觉得这是中年人出于他们的想法对咱们的误解。稳定是中年人的追求。年轻人即便对稳定的工作趋之若鹜,也首先是因为今天找这种工作受人认可。社会的取向变了,年轻的心境并没有变。 可是只要我们稍微与社会有一些接触,就会发现从学校到社会,我们需要经历一次无法回避的降落。我们在座的各位,在过去十多年的学校人生中,经历了激烈的竞争,登上了他人罕至的高峰。可是当你们准备走出校门,去攀爬社会人生的新山峰的时候,你们却发现从这座山顶到那座山顶,没有必然的桥梁可以连接。你们必须先下山,从山底重新开始爬。 接下来,走在下山的路上,你会越来越发现,你其实对新的山峰一无所知,你必须重新学习。更让你慌张的是,你会发现你在学校人生的峰顶学习的那些东西,那些曾经证明你出类拔萃的东西,对你接下来在谷底的跋涉、徘徊和攀登,几乎派不上什么用场。你在一流大学里学习,跟别的爬到中途就下山的同龄人不同,你们学习的是根本的规律、宏大的理论与幽微的历史,你们读的是萨特、马尔克斯和惠特曼。接下来,这些东西很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也许永远——对你的工作都不一定有什么直接的用处。 这是你们正在面对的最重要的现实。狄更斯曾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外面的社会风云激荡、日新月异,同时又有着快速变革时代特有的痛苦、迷茫甚至丑恶。我不知道你们接下来要在谷底摸索多久,什么时候能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也不知道你们为此要经历多少焦虑,忍耐多少寂寞。但我有一句话要请你们记住:即使身在谷底的时候,也永远不要泯灭了今天身处山顶上的这颗心。现在就摸摸你的心,记住它。 乔布斯的名言是保持饥饿。我补充一句:再饥饿,也要保持高贵。高贵跟你处的位置没有关系,只跟你的心有关系。我们今天社会最缺乏的不是高、富、帅、精、明、强,最缺乏的也许是真正的精英。在这个喧嚣的年代,有的人咒骂和抱怨,真正的精英创造和改变;有的人拼死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和绝对自由,真正的精英却愿意保留他人的希望与追求;真正的精英如此稀缺,以至很容易被发现,因为即便他们处在最穷困的时候,也因其高贵的人生态度给周围传递源源不断的正能量。 过去的四年,你们在一流的大学里,学这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便是为了被培育成为真正的精英。不要忘了这一点。这个国家有些方面的改变,可能需要的是一代人的改变。你们便是其中一份子。不要忘了这一点。接下来你们会经历一段降落,但不管落到哪里,永远不要忘了你们来自山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