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语 – 蒲松龄

从前,河南境内有位道士在乡村化缘。他在一个人家吃完饭后听见黄莺 叫,便告诉这家主人要注意防火。主人问是什么缘故,道士回答说:“刚才 树上的鸟叫着说,‘大火难救,可怕!’。”这家人听了都笑话道士胡说八 道,根本不采取防火措施。第二天,这人家果然发生火灾,大火漫延着烧了 好几户人家,人们这才惊异道士的确神灵。好事的人们便追赶道士,称他为 神仙。道士说:“我不过是懂得鸟语罢了,哪是什么神仙!”这时恰好有只 黑花雀在树上叫,众人问他鸟雀在说什么?他说:“雀子说:‘初六生的, 初六生的,十四、十六就死。’大概有人生了双胞胎,今天是初十,不超过 五、六天,两个都要死的。”人们一打听,果然有户人家生了一对双胞胎。 不多久,两个孩子都死了,与道士讲的时间正好吻合。 县令听说道士有这种神奇的本领,便把他招来,敬为上宾。当时有一群 鸭子路过,于是县令就问他鸭子说什么,道士回答说:“大人的妻妾,一定 在拌嘴。鸭子说:‘算了,算了,偏向她,偏向她!’。”县令听了很敬服, 原来县令的大小老婆在家吵架,县令就是因为被吵得不耐烦才出门的。于是 县令便将道士留在衙门里居住,以优厚之礼待他,时常让他辨别鸟禽在说些 什么。道士每次都说得出奇地准确。然而这个道士既质朴又耿直,常常无所 顾忌。这个县令很贪婪,地方上供给衙门的一切东西,他都折变为钱塞进了 自己的腰包。 有一天,道士和县令正坐着,一群鸭子又来了,县令问道士,道士说: “鸭子今天所说的,与以前不一样,是在替大人算帐呢。”县令问:“算什 么帐?”道士说:“它们在说:‘蜡烛一百八,银珠一千八’。”县令感到 很惭愧,怀疑道士是在讥笑自己。道士也觉得这个县令太贪太黑,不愿与他 为伍,请求离开县衙,但县令不答应。 过了几天,县令请客,席间忽然听见杜鹃叫声。客人问道士杜鹃在叫什 么。道土回答说:“鸟儿说:‘丢官而去’。”众人听了,大惊失色。县令 大怒,马上将他赶出了衙门。可是过了不久,这个县令果然因为贪污而被罢 官。唉!其实这都是仙人在警告他,只可惜身处危境而利欲熏心的人,不能 醒悟。 身处危境而利欲熏心!目前有很多人都是这样!

Read More

安期岛 – 蒲松龄

大学士刘鸿训是山东长山人,他出使朝鲜时,听说安期岛上住着神仙, 便想驾船去游玩。朝鲜的大臣们都说不能随便去,要他等候小张。因为安期 岛与世隔绝,只有神仙的弟子小张,每年到朝鲜一两次。要去安期岛的人, 必须先告诉他。如他认为可以,才可乘船到达。否则,飓风就会把船吹翻。 过了一两天,国王召见大使。鸿训入朝拜见。仪式进行以后,刘鸿训看 见一个人,身佩宝剑,头戴棕叶斗笠,坐在宫殿上,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 一问,才知他就是神仙的弟子小张。鸿训便自述向往仙岛的意思,小张答应 了,只是说:“你的武官不能同去。”接着,他出去把刘大使的随行人员都 看了一遍,认为只有两个人可以跟着去游赏。于是,他亲自驾船引导刘大使 去安期岛。水路不知有多远,只觉得风声习习,船在海上航行如腾云驾雾, 不一会儿就到了仙岛。这时正是深冬季节,上岛后,却觉得气候温和,岩谷 中山花遍开。 小张把刘大使引入神仙洞府。刘大使一进洞府便看见三个老神仙正盘腿 打坐。东西两边坐着的神仙看见客人进来,反应冷漠。只有中间坐的一位站 起来迎接客人,互相行礼。坐下以后,叫献茶。洞府外面石壁上有个铁锥, 锥尖插在石壁中。有个僮子拿着盘子去,拔下铁锥,水就喷射出来,他便用 杯子接着。接满后,又用铁锥塞上洞眼,然后把杯子献上来。杯中水呈淡绿 色,尝一口,冷得侵牙齿,刘大使怕冷不敢喝。老神仙回头用下巴对僮子示 意,僮子把杯子拿走,又在原处拔出铁锥,盛满一怀端回。这次情况不同了, 杯中水香味浓烈,热气腾腾,好像刚从热锅里倒出来的。刘大使暗暗惊异。 他又向神仙打听自己的命运凶吉,神仙笑着说:“世外之人不知今世何年何 月,怎么知道人间的事情?”他又问返老还童之术,神仙说:“这不是达官 贵人所能做得到的。”坐了一会儿,刘鸿训便起身告辞,还是那个小张送他 回去。 回到朝鲜,他详尽地讲了所见奇异事物。国王叹息说:“可惜你没有喝 那杯冰冷仙水,那是玉液琼浆,喝一杯可以延寿百岁。”过了一段时间,刘 鸿训准备回国,回国前,朝鲜国王送给他一样用纸和绢绸重重包裹着的东西, 并嘱咐他在海上不要打开看。刘鸿训回国刚刚登陆,就急忙取出拆开看,打 开一层又一层包裹,才看见一面镜子。仔细一瞧,里面有个水晶宫,宫中的 蛟龙家族,看得清清楚楚。正凝神注目时,忽然看见比楼阁还高的潮水汹涌 扑来。他大惊失色,快马加鞭飞跑。潮水跟着赶来,比暴风骤雨还迅猛。他 更加惊慌失措,忙把镜子扔过去,奇怪的是,潮水竟然一下子回落了。 这个故事最后的镜子是什么意思呢??

Read More

雊 鹆 – 蒲松龄

从前,有个人喜欢养八哥,他对待八哥像对待小孩一样,不仅细心照料, 还耐心地教八哥说话。他养的八哥很听话,学讲话学得也很快。到后来,这 位养八哥的先生每次出门游玩都带着八哥,他和八哥像一对知心朋友那么亲 热。 一晃几年光阴过去了。有一天,这位养八哥的先生将路过绛州。这地方 离他的家很远,而他的路费早已用完了,住不了店也吃不上饭,先生十分焦 急,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可想。这时,八哥对他说:“你何不把我卖掉?你 要是把我送到王府,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这样,不就解决问题了吗?”可 是,养八哥的先生说:“我怎么能忍心把你卖掉呢?”八哥却说:“没有关 系。你拿到钱以后赶紧离开,到城西二十里外的大树底下等我。”在八哥的 鼓励下,养八哥的先生果真把八哥带进城里,找到一个人多的场所,在那里 表演人鸟对话。听见人和八哥相互问答,而且流畅自如,前来观看的人越来 越多。当时有个太监也在场,他见此情景后,连忙回府报告了王爷。 王爷听说人鸟对话,觉得很新鲜。他叫人把养八哥的先生召进府,说是 想买他的八哥。养八哥的先生说:“王爷有所不知,我和这八哥相依为命, 实在不愿意卖。”王爷见他执意不肯卖,便问八哥:“你愿意住在我这里吗?” 八哥答道:“愿意。”八哥又接着说:“给他十两银子,不要多给。”王爷 很高兴,马上叫人拿出十两银子给养八哥的先生。养八哥的先生显出极不情 愿,但又无可奈何的神情,闷闷不乐地离开了王府。 王爷得到八哥,心情十分愉快。他手捧着鸟笼,跟八哥说话。伶俐的八 哥讲了一些让王爷高兴的恭维话,这下王爷更乐了,连忙叫人拿肉来喂它。 八哥吃完肉以后,喊叫说:“我要洗澡。”王爷命令用金盆装水,打开鸟笼 让八哥洗澡。八哥洗完澡后,梳理羽毛,抖动翅膀,还和王爷说个没完。王 爷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一会儿,八哥的羽毛干了,它突然飞起,用山西口 音说了声:“我走了!”转眼之间就飞离了王府。王爷和他的侍臣一时不知 如何是好,一个个仰面叹息。王爷急忙叫人去找养八哥的先生,可是,他早 就不在王府,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这个题目是什么意思拿?这算不算现代的内奸!

Read More

夜叉国 – 蒲松龄

交州有个姓徐的人,常年漂洋过海做生意。有一次,他的船在海中行驶 时,忽然被一阵狂风卷走了。等他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已到了一个非常陌生 的深山密林里。这是什么地方?有人在这里生活吗?他希望这里有人居住, 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找到朋友,可以求得别人的帮助。于是,他用缆绳把船系 牢,背着剩下的一点干粮以及一些日用品上了岸。 他蹒跚着进了山。刚进山,便看见两边悬崖上有许多洞口,它们远望像 蜂窝一样,而且,洞里隐隐约约有人的声音。他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往 山上走。到了一个洞口,他站在洞外向里偷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洞里有两个夜叉,他们的牙齿像刀戟,眼睛好像灯笼。他们正用手爪 撕鹿肉吃。见此情景,徐吓得魂不附体,慌忙往山下跑。但为时已晚,因为 夜叉已经发现了他,并轻而易举地把他抓进洞里。徐听这两个夜叉说话,就 像听鸟鲁的叫声,一点儿也听不懂。两个夜叉抢着撕破他的衣服,看起来是 要把他当食物吃掉。徐吓得浑身颤抖,但脑子还算清醒,他迅速拿出袋中的 干粮和牛肉脯,递给他们吃。想不到,两个夜叉吃得津律有味。吃完那些东 西,他们又来翻徐的袋子,徐摇摇手,表示早已没有了。夜叉很生气,又把 徐抓住。徐哀求说:“放开我,放开我吧。我的船上有锅灶,可以烹煮东西 吃。”但夜叉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仍然发怒。徐又给他们打手势,夜叉好像 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跟着他一起到船上,把炊具拿进洞穴。 有了炊具,徐又是找柴薪,又是烧火。他将夜叉没有吃完的鹿肉放进锅 里煮,煮熟以后送给夜叉吃。夜叉从来没有吃过熟食,第一次吃煮熟了的食 物,感觉味道不错,显出高兴的样子。徐暂时逃脱了死亡的威胁,心情也比 刚见到夜叉时好多了。 到了傍晚,夜叉用大石头把洞门堵住,徐猜测他们的用意是防止他逃跑。 还带着恐惧感的徐,只好瑟缩着身子在远离夜叉的地方打盹。天亮后,夜叉 要出洞门觅食。他们出门后又拿石头把洞门堵死了。但过了不多时,他们带 回一只鹿给徐,徐剥掉鹿皮,在洞的深处取来清水,把鹿肉分成几份煮了。 这时,又来了几个夜叉,他们一起把煮熟的鹿肉吃得精光。有个夜叉用手指 指锅,似乎是说这玩意儿太小了。 果然,没过几天,就有一个夜叉背来一口大锅,看样子,那口锅是人常 用的。于是,夜叉们有的弄来狼,有的弄来獐,有的弄来鹿,他们自己会煮 这些动物的肉,煮熟后,喊徐一起吃。 在洞穴里住了几天,徐和夜叉们渐渐熟悉起来。夜叉们出洞时也不再堵 洞门了。慢慢地,他和他们像一家人一样聚在一起。徐对他们发出的声音所 表达的意思也多少明白了些,他学他们的发音,说夜叉语。夜叉好像更喜欢 徐,他们带来一个母夜叉给徐作妻子。徐开始很害怕,后来竟相处得很好。 母夜叉对徐很照顾,每次出去时都留些肉给徐吃。 忽然有一天,夜叉们起得很早。他们的颈上都挂着一串明珠,轮流出门, 好像在等待贵客的来临。夜叉们吩咐徐多煮些肉。徐问母夜又是怎么回事, 她说:“今天是天寿节啊。”她出去对别的夜叉说:“徐郎没有骨突子。” 于是,夜叉们各自摘下五颗,交给母夜叉,母夜叉自己解下十颗,共成五十 颗,以野麻作绳子,穿起来挂在徐的颈上。经商半辈子的徐一看,这些珠子 一颗就要值一百几十两银子,绝对是宝物。 一会儿,夜叉们都出了洞穴,徐煮完肉,母夜叉进洞叫他也出去迎接天 王。徐跟母夜叉来到一个有几亩宽的大洞穴,看见洞穴中间有块石头光滑得 像桌子一样,四周围有石墩,主席之位是用豹皮包裹的,其余的都是鹿皮包 裹的。二三十位夜叉,依次排列入座。一会儿,突然刮起大风,夜叉们慌忙 出洞迎接,来者是庞然大物,模样跟夜叉差不多。他进洞后,坐在主席位置 上,环视四周。夜叉们也都跟着进了洞,分成东西两排。他们全仰着头,双 手交叉成十字。大夜叉清点了一下夜叉数,问道:“卧眉山的全在这儿吗?” 夜叉们哄闹着答应了。大夜叉看看徐,发现他不是夜叉,便问:“这个人是 从哪里来的?”夜叉们将徐来洞穴的经历讲了一遍,并称赞他善于烹调。这 时,便有两三个夜叉,跑去拿来熟肉放在桌几上。大夜叉用手抓着吃了个饱, 他称赞熟肉味道香美,并叫以后经常供给他。他看徐的骨突子短,便从自己 的颈上取下珠串,解下十颗给他。大夜叉给的珠子有手指头那么大,而且非 常圆。徐用夜叉语表示感谢。大夜叉这才离去。 […]

Read More

遵化署狐 – 蒲松龄

遵化署中有很多狐狸,到后来,群狐竟然占据了一幢楼,以楼为家。而 且,它们还经常出来害人,人们驱赶,结果这些狐狸变本加厉,害人更甚。 连署中官僚也拿它们没办法,只得杀猪宰羊,向狐狸祈祷,而不敢跟狐狸作 对。 有一年,诸城一位姓丘的到遵化作官。丘公知道这一情况后很愤怒。老 狐对脾性刚烈的丘公也畏惧三分,于是,它化作一个老太婆,对丘公的家人 说:“请禀告丘大人,不要彼此结仇。给我二天时间,我将携带家小离开这 里。”丘公听说以后,当时没有明确表态。 第二天,丘公阅兵完毕,下令队伍不要解散,让士兵把各营的大炮都搬 到衙门,把那幢被狐占据的楼包围起来。一声令下,千炮齐发,顷刻之间, 几丈高的楼房即被摧为平地,那些狐的皮肉毛血,像雨点一样从空中掉下来。 只见浓尘毒雾之中,有一缕白烟冲向天空,众人定眼一看,发现那是未死的 一只狐逃走了。从此以后,衙门中总算平安无事了。 两年后,丘公派遣一个能干的仆从带着银两进京活动,谋求升官。但关 系没有打通,贿赂不成,就将银两暂时寄藏在一个班役家里。这期间,忽然 有一个老头子向朝廷喊冤,诉说他的妻子儿女遭人杀害,并揭发丘某克扣军 粮,向京官行贿,银两现藏在某某家,可以验证。官差奉旨押告发人前去查 验,他们在班役家细细查找,却什么银两也没发现。这时,那老头用一只脚 点地,官差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挖地,果然发现银子,银子上还刻有“某郡 解”字样。过了一会儿,官差找老头子,发现他已不见了。官差又根据他上 告时通报的地址姓名去查找,结 果发现,根本没这个人。由于人赃俱在,丘某被处罚,他这时才 明白过来,原来那个告发他的老头子就是两年前从衙门大楼 里逃走的那只老狐。 这个故事是想说贪污!不过是不是害了狐狸。

Read More

祝翁 – 蒲松龄

话说济阳祝村有个祝老头,活到五十多岁后,有一年,得重病死了。人 死不能复生,于是,家人只好忍着悲伤给他料理后事。这时,奇怪的事发生 了。 当祝老头的家人进房料理丧服时,忽然听见死去的老头子在大声呼叫。 家人赶忙一齐跑到灵堂,只见老头子已经复活了。大家又吃惊,又高兴,纷 纷上前慰问。祝老头对老太婆说:“我刚去那边,发誓不再回来。但走了几 里路以后,转念一想,把你这副老骨头扔在儿女们手里,一切都得仰仗他们, 也没有多少乐趣,不如你跟我一起走。所以,我又返回来了,想带你一起走。” 大家都以为他是刚刚苏醒过来说胡话,根本不相信。但祝老头又说了一遍同 样的话。老太婆对他说:“这样倒也挺好。只是我现在还活生生的,怎么一 下子能死呢?”祝老头摆摆手说:“这个并不难。家里的日常事务,快去作 些安排。”老太婆笑着不肯走,老头又催促她,她这才走到门外,站了一会 儿又进来了,哄他说:“我已经安排妥当了。”老头叫她快去梳妆打扮一下, 老太婆不愿去,老头催得更紧了。老太婆不忍心违背他,只好到里屋换衣打 扮了一番。她再出来时,媳妇女儿都在一旁偷偷地笑。老头把头移到枕头上, 用手拍着叫老太婆躺到他旁边。老太婆说:“儿女们都在跟前,我俩一起躺 着睡,这像什么样子?”老头用手捶打着床说:“一起死有什么好笑的?” 儿女们见老头发脾气,都劝老太婆迁就老头,照他的意图去做。老太婆听从 儿女们的劝告,和祝老头并排笔直地躺着。见此情景,家人又都笑起来。但 过了一会儿,只见老太婆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两眼也慢慢闭上了,好久都 没有声息,好像睡熟了一样。大家靠近一看,发现老太婆的肌肤已经冰冷, 呼吸也早已停止。看看老头子,他也成了僵尸。家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双重打 击,又惊异又悲伤。   这真是脑洞大开,是对爱情的真挚还是害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