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湖重游

大约在1940年的夏天,父亲在缅因州一处湖边租了营地,整个八月都带着我们住在那里。我们从小猫身上染上了癣症,不论白天黑夜都需往腿和胳膊上涂抹庞氏乳膏,父亲则带着他所有的衣服睡在小木船里…

Read More

青争

作者:蒲宁/翻译:戴聪 我们是在夜里到达日内瓦的,当时正下着雨。拂晓前,雨停了。雨后初霁,空气变得分外清新。我们推开阳台门,秋晨的凉意扑面而来,使人陶然欲醉。由湖上升起的乳白色的雾霭,弥漫在大街小巷上。旭日虽然还是朦朦胧胧的,却已经朝气蓬勃在雾中放着光。湿润的晨飔轻轻地拂弄着盘绕在阳台柱子上的野葡萄血红的叶子。我们梳洗过后,匆匆穿好衣服,走出旅社,由于昨晚沉沉地睡了一觉,精神抖擞,准备去作尽情的畅游,而且怀着一种年轻人的预感,认为今天必有什么美好的事在等待我们。   我们是在夜里到达日内瓦的,但是正在下雨。 拂晓前,雨停了。 雨后初霁,空气变得分外清新。 我们推开阳台门,秋晨的凉意扑面而来,使人陶然欲醉。 由湖上升起的乳白色的雾霭,弥漫在大街小巷。 旭日虽然还是朦朦胧胧的,却已经朝气蓬勃在雾中放着光。 湿润的晨飔轻轻地拂弄着盘绕在阳台柱子上的野葡萄血红的叶子。 我们梳洗过后,匆匆穿好衣服,走出旅社,由于昨晚沉沉地睡了一绝,精神抖擞,准备去作尽情的畅游,而且怀着一种年轻人的预感,认为今天必有什么美好的事在等待我们。 这段文字很轻,静静地,有点定下了整篇文章基调。很轻很静,似乎稍微用力想一(ˇˍˇ) 想~,就可以看到这种画面。 夜里到达下雨的日内瓦。 早上时候雨停了。 空气尤为清新。 推开阳台门,秋意扑面扑面而来。 湖上的雾霭弥漫在周围。 太阳已经在放着光。 清风拂弄着葡萄的叶子。 梳洗后,穿衣服,精神抖擞,做好畅游的准备,和其他人一样,认为肯定会有好得事情在等待我们。   “上帝又赐于了我们一个美丽的早晨,”我的旅伴对我说,“你发现没有,我们没到一地,第二天总是风和日丽?千万别抽烟,只吃牛奶和蔬菜,以空气为生,随日出而起,这会使我们神清气爽,我们就可体验到那种久已生疏了的感觉,感觉到洁净,感觉到青春的活力。”     “上帝又赐予了我们一个美丽得早晨,” “你发现没有,我们每到一地,第二天总是风和日丽?千万别抽烟,只吃牛奶和蔬菜,以空气为生,随日出而起,这会使我们神清气爽,我们就可体验到那种久已生疏了的感觉,感觉到清净,感觉到青春的活力。”   可是日内瓦湖在哪里?有片刻工夫,我们茫然地站停下来。远处的一切,都被轻纱一般亮晃晃的雾覆盖着。只有街梢那边的马路已沐浴在霞下,好似黄金铸成的。于是我们快步朝着被我们误认为是浮光耀金的马路走去。   可是日内瓦湖在哪里? 有片刻工夫,我们茫然地暂停了下来。 远处的一切,都被轻纱一般亮晃晃的雾覆盖着。 只有街梢那边的马路已沐浴在霞光下,好似黄金铸成的。 于是我们快步朝着被我们误认为是浮光耀金的马路走去。   初阳已透过雾霭,照暖了阒无一人的堤岸,眼前的一切无不光萤四射。然而山谷,日内瓦湖和远处的萨瓦山脉依然在吐出料峭的寒气,我们走到湖堤上,不由得惊喜交集地站住了脚,每当人们突然看到无涯无际的海洋、湖泊,或者从高山之巅俯视山谷时,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这种又惊又喜的感觉。萨瓦山消融在亮晃晃的晨岚之中,在阳光下难以辩清,只有定睛望去,方能看到山脊好似一条细细的金线,迤逦于半空之中,这时你才会感觉到那边绵亘着重峦叠幢。近处,在宽广的山谷内,在凉飕飕的、湿润而又清新的雾气中,横着蔚蓝、清澈、深邃的日内瓦湖。湖还在沉睡,簇拥在市口的斜帆小艇也还在沉睡。它们就像张开了灰色羽翼的巨鸟,但是在清晨的寂静中还无力拍翅高飞。两三只海鸥紧贴着湖水悠闲地翱翔着,冷不丁其中一只,忽地从我们身旁掠过,朝街上飞去。我们立即转过身去望着它,只见它猛地又转过身子飞了回来,想必是被它所不习惯的街景惊吓了。。。朝暾初上之际有海鸥飞进城来,住在这个城市里的所有居民该有多幸福呀!     初阳已透过雾霭,找暖了阒无一人的堤岸,眼前的一切无不光萤四射。 然而山谷,日内瓦湖和远处的萨瓦山脉依然在吐出料峭的寒气,我们走到湖堤上,不由得惊喜交集站住了脚,每当人们突然看到无涯无际的海洋、湖泊,或者从高山之巅俯视山谷时,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这种又惊又喜的感觉。 萨瓦山消融在亮晃晃的晨岚之中,在阳光下难以辩清,只有定睛望去,方能看到山脊好似一条细细的金线,迤逦于半空之中,这是你才会感觉到那边绵亘着重峦叠幢。 近处,在宽广的山谷内,在凉飕飕的、湿润而又清新的雾气中,横着蔚蓝、清澈、深邃的日内瓦湖。 湖还在沉睡,簇拥在市口的斜帆小艇页还在沉睡。 它们就像张开了灰色的羽翼的巨鸟,但是在清晨的寂静中还无力拍翅高飞。 两三只海鸥紧贴着湖水悠闲地翱翔着,冷不丁其中的一只,忽地从我们身旁掠过,朝街上飞去。我们立即转过身去望着它,只见它猛地又转过身子飞了回来,想必是被它所不习惯的街景吓坏了。。。 朝暾初上之际有海鸥飞进城来,住在这个城市里的居民该有多幸福呀!   我们急欲进入群山的怀抱,泛舟湖上,航向远处的什么地方。。。然而雾还没有散,我们只得信步往市区走去,在酒店里买了酒和干酪,欣赏着纤尘不染的亲切的街道和静悄悄的金黄色的花园中美丽如画的杨树和法国梧桐。在花园上方,天空已被廓清,晶莹的好似绿松石一般。   “你知道吗,”我的旅伴对我说,“我每到一地总是不敢相信我你真的到了这个地方,因为这些地方,我过去只能看着地图,幻想前去一游,并且时时提醒自己,这只不过是幻想而已。意大利就在这些嵩山峻岭的后边,离我们非常之近,你感觉到了吗?在这奇妙的秋天,你感觉到南国的存在吗?瞧,那边是萨瓦省,就是我们童年时代阅读过的催人落泪的故事中所描述写的牵着猴子的猴子的萨瓦孩子们的故乡!”   码头旁,游艇和船夫都在阳光下打着瞌睡。在蓝盈盈的清澈的湖水中,可以看到湖底的石砾、木桩和船骸。这完全像是夏日的早晨,只有主宰者透明的空气的那种静谧,告诉人们现在已是晚秋。雾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顺着山谷,积目朝湖面望去,可以看到异乎寻常的远。我们迫不及待地脱掉上衣,卷起袖子,拿起了船桨。码头落在船后了,离我们越来越远。离我们越来越远的还有在阳光下光华熠熠的市区、湖滨和公园。。。前面波光粼粼,耀得我们眼睛都花了,船侧的湖水越来越深,越来越沉,也越来越透明。把桨插入水中,感觉水的弹性,望着从桨下飞溅的水珠,真是一大乐事。我回头过去,看到了我旅伴那泛起红晕的脸庞,看到了无拘无束地、宁静地荡漾在坡度缓坦的群山中间浩瀚的碧波,看到了漫山遍野正在转黄的树林和葡萄园,以及掩映其间的一幢幢别墅。有一刻间,我们停住了桨,周遭顿时静了下来,静得那么深邃。我们闭上眼睛,久久地谛听着,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船划破水面时,湖水流过的船侧发出的一成不变的汩汩声。甚至单凭这汩汩的水声也可猜出湖水多么洁净,多么清澈。 “划吗?”我问。 “慢着,你听!”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