雊 鹆 – 蒲松龄

从前,有个人喜欢养八哥,他对待八哥像对待小孩一样,不仅细心照料, 还耐心地教八哥说话。他养的八哥很听话,学讲话学得也很快。到后来,这 位养八哥的先生每次出门游玩都带着八哥,他和八哥像一对知心朋友那么亲 热。 一晃几年光阴过去了。有一天,这位养八哥的先生将路过绛州。这地方 离他的家很远,而他的路费早已用完了,住不了店也吃不上饭,先生十分焦 急,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可想。这时,八哥对他说:“你何不把我卖掉?你 要是把我送到王府,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这样,不就解决问题了吗?”可 是,养八哥的先生说:“我怎么能忍心把你卖掉呢?”八哥却说:“没有关 系。你拿到钱以后赶紧离开,到城西二十里外的大树底下等我。”在八哥的 鼓励下,养八哥的先生果真把八哥带进城里,找到一个人多的场所,在那里 表演人鸟对话。听见人和八哥相互问答,而且流畅自如,前来观看的人越来 越多。当时有个太监也在场,他见此情景后,连忙回府报告了王爷。 王爷听说人鸟对话,觉得很新鲜。他叫人把养八哥的先生召进府,说是 想买他的八哥。养八哥的先生说:“王爷有所不知,我和这八哥相依为命, 实在不愿意卖。”王爷见他执意不肯卖,便问八哥:“你愿意住在我这里吗?” 八哥答道:“愿意。”八哥又接着说:“给他十两银子,不要多给。”王爷 很高兴,马上叫人拿出十两银子给养八哥的先生。养八哥的先生显出极不情 愿,但又无可奈何的神情,闷闷不乐地离开了王府。 王爷得到八哥,心情十分愉快。他手捧着鸟笼,跟八哥说话。伶俐的八 哥讲了一些让王爷高兴的恭维话,这下王爷更乐了,连忙叫人拿肉来喂它。 八哥吃完肉以后,喊叫说:“我要洗澡。”王爷命令用金盆装水,打开鸟笼 让八哥洗澡。八哥洗完澡后,梳理羽毛,抖动翅膀,还和王爷说个没完。王 爷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一会儿,八哥的羽毛干了,它突然飞起,用山西口 音说了声:“我走了!”转眼之间就飞离了王府。王爷和他的侍臣一时不知 如何是好,一个个仰面叹息。王爷急忙叫人去找养八哥的先生,可是,他早 就不在王府,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这个题目是什么意思拿?这算不算现代的内奸!

Read More

夜叉国 – 蒲松龄

交州有个姓徐的人,常年漂洋过海做生意。有一次,他的船在海中行驶 时,忽然被一阵狂风卷走了。等他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已到了一个非常陌生 的深山密林里。这是什么地方?有人在这里生活吗?他希望这里有人居住, 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找到朋友,可以求得别人的帮助。于是,他用缆绳把船系 牢,背着剩下的一点干粮以及一些日用品上了岸。 他蹒跚着进了山。刚进山,便看见两边悬崖上有许多洞口,它们远望像 蜂窝一样,而且,洞里隐隐约约有人的声音。他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往 山上走。到了一个洞口,他站在洞外向里偷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洞里有两个夜叉,他们的牙齿像刀戟,眼睛好像灯笼。他们正用手爪 撕鹿肉吃。见此情景,徐吓得魂不附体,慌忙往山下跑。但为时已晚,因为 夜叉已经发现了他,并轻而易举地把他抓进洞里。徐听这两个夜叉说话,就 像听鸟鲁的叫声,一点儿也听不懂。两个夜叉抢着撕破他的衣服,看起来是 要把他当食物吃掉。徐吓得浑身颤抖,但脑子还算清醒,他迅速拿出袋中的 干粮和牛肉脯,递给他们吃。想不到,两个夜叉吃得津律有味。吃完那些东 西,他们又来翻徐的袋子,徐摇摇手,表示早已没有了。夜叉很生气,又把 徐抓住。徐哀求说:“放开我,放开我吧。我的船上有锅灶,可以烹煮东西 吃。”但夜叉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仍然发怒。徐又给他们打手势,夜叉好像 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跟着他一起到船上,把炊具拿进洞穴。 有了炊具,徐又是找柴薪,又是烧火。他将夜叉没有吃完的鹿肉放进锅 里煮,煮熟以后送给夜叉吃。夜叉从来没有吃过熟食,第一次吃煮熟了的食 物,感觉味道不错,显出高兴的样子。徐暂时逃脱了死亡的威胁,心情也比 刚见到夜叉时好多了。 到了傍晚,夜叉用大石头把洞门堵住,徐猜测他们的用意是防止他逃跑。 还带着恐惧感的徐,只好瑟缩着身子在远离夜叉的地方打盹。天亮后,夜叉 要出洞门觅食。他们出门后又拿石头把洞门堵死了。但过了不多时,他们带 回一只鹿给徐,徐剥掉鹿皮,在洞的深处取来清水,把鹿肉分成几份煮了。 这时,又来了几个夜叉,他们一起把煮熟的鹿肉吃得精光。有个夜叉用手指 指锅,似乎是说这玩意儿太小了。 果然,没过几天,就有一个夜叉背来一口大锅,看样子,那口锅是人常 用的。于是,夜叉们有的弄来狼,有的弄来獐,有的弄来鹿,他们自己会煮 这些动物的肉,煮熟后,喊徐一起吃。 在洞穴里住了几天,徐和夜叉们渐渐熟悉起来。夜叉们出洞时也不再堵 洞门了。慢慢地,他和他们像一家人一样聚在一起。徐对他们发出的声音所 表达的意思也多少明白了些,他学他们的发音,说夜叉语。夜叉好像更喜欢 徐,他们带来一个母夜叉给徐作妻子。徐开始很害怕,后来竟相处得很好。 母夜叉对徐很照顾,每次出去时都留些肉给徐吃。 忽然有一天,夜叉们起得很早。他们的颈上都挂着一串明珠,轮流出门, 好像在等待贵客的来临。夜叉们吩咐徐多煮些肉。徐问母夜又是怎么回事, 她说:“今天是天寿节啊。”她出去对别的夜叉说:“徐郎没有骨突子。” 于是,夜叉们各自摘下五颗,交给母夜叉,母夜叉自己解下十颗,共成五十 颗,以野麻作绳子,穿起来挂在徐的颈上。经商半辈子的徐一看,这些珠子 一颗就要值一百几十两银子,绝对是宝物。 一会儿,夜叉们都出了洞穴,徐煮完肉,母夜叉进洞叫他也出去迎接天 王。徐跟母夜叉来到一个有几亩宽的大洞穴,看见洞穴中间有块石头光滑得 像桌子一样,四周围有石墩,主席之位是用豹皮包裹的,其余的都是鹿皮包 裹的。二三十位夜叉,依次排列入座。一会儿,突然刮起大风,夜叉们慌忙 出洞迎接,来者是庞然大物,模样跟夜叉差不多。他进洞后,坐在主席位置 上,环视四周。夜叉们也都跟着进了洞,分成东西两排。他们全仰着头,双 手交叉成十字。大夜叉清点了一下夜叉数,问道:“卧眉山的全在这儿吗?” 夜叉们哄闹着答应了。大夜叉看看徐,发现他不是夜叉,便问:“这个人是 从哪里来的?”夜叉们将徐来洞穴的经历讲了一遍,并称赞他善于烹调。这 时,便有两三个夜叉,跑去拿来熟肉放在桌几上。大夜叉用手抓着吃了个饱, 他称赞熟肉味道香美,并叫以后经常供给他。他看徐的骨突子短,便从自己 的颈上取下珠串,解下十颗给他。大夜叉给的珠子有手指头那么大,而且非 常圆。徐用夜叉语表示感谢。大夜叉这才离去。 […]

Read More

遵化署狐 – 蒲松龄

遵化署中有很多狐狸,到后来,群狐竟然占据了一幢楼,以楼为家。而 且,它们还经常出来害人,人们驱赶,结果这些狐狸变本加厉,害人更甚。 连署中官僚也拿它们没办法,只得杀猪宰羊,向狐狸祈祷,而不敢跟狐狸作 对。 有一年,诸城一位姓丘的到遵化作官。丘公知道这一情况后很愤怒。老 狐对脾性刚烈的丘公也畏惧三分,于是,它化作一个老太婆,对丘公的家人 说:“请禀告丘大人,不要彼此结仇。给我二天时间,我将携带家小离开这 里。”丘公听说以后,当时没有明确表态。 第二天,丘公阅兵完毕,下令队伍不要解散,让士兵把各营的大炮都搬 到衙门,把那幢被狐占据的楼包围起来。一声令下,千炮齐发,顷刻之间, 几丈高的楼房即被摧为平地,那些狐的皮肉毛血,像雨点一样从空中掉下来。 只见浓尘毒雾之中,有一缕白烟冲向天空,众人定眼一看,发现那是未死的 一只狐逃走了。从此以后,衙门中总算平安无事了。 两年后,丘公派遣一个能干的仆从带着银两进京活动,谋求升官。但关 系没有打通,贿赂不成,就将银两暂时寄藏在一个班役家里。这期间,忽然 有一个老头子向朝廷喊冤,诉说他的妻子儿女遭人杀害,并揭发丘某克扣军 粮,向京官行贿,银两现藏在某某家,可以验证。官差奉旨押告发人前去查 验,他们在班役家细细查找,却什么银两也没发现。这时,那老头用一只脚 点地,官差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挖地,果然发现银子,银子上还刻有“某郡 解”字样。过了一会儿,官差找老头子,发现他已不见了。官差又根据他上 告时通报的地址姓名去查找,结 果发现,根本没这个人。由于人赃俱在,丘某被处罚,他这时才 明白过来,原来那个告发他的老头子就是两年前从衙门大楼 里逃走的那只老狐。 这个故事是想说贪污!不过是不是害了狐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