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翁 – 蒲松龄

话说济阳祝村有个祝老头,活到五十多岁后,有一年,得重病死了。人 死不能复生,于是,家人只好忍着悲伤给他料理后事。这时,奇怪的事发生 了。 当祝老头的家人进房料理丧服时,忽然听见死去的老头子在大声呼叫。 家人赶忙一齐跑到灵堂,只见老头子已经复活了。大家又吃惊,又高兴,纷 纷上前慰问。祝老头对老太婆说:“我刚去那边,发誓不再回来。但走了几 里路以后,转念一想,把你这副老骨头扔在儿女们手里,一切都得仰仗他们, 也没有多少乐趣,不如你跟我一起走。所以,我又返回来了,想带你一起走。” 大家都以为他是刚刚苏醒过来说胡话,根本不相信。但祝老头又说了一遍同 样的话。老太婆对他说:“这样倒也挺好。只是我现在还活生生的,怎么一 下子能死呢?”祝老头摆摆手说:“这个并不难。家里的日常事务,快去作 些安排。”老太婆笑着不肯走,老头又催促她,她这才走到门外,站了一会 儿又进来了,哄他说:“我已经安排妥当了。”老头叫她快去梳妆打扮一下, 老太婆不愿去,老头催得更紧了。老太婆不忍心违背他,只好到里屋换衣打 扮了一番。她再出来时,媳妇女儿都在一旁偷偷地笑。老头把头移到枕头上, 用手拍着叫老太婆躺到他旁边。老太婆说:“儿女们都在跟前,我俩一起躺 着睡,这像什么样子?”老头用手捶打着床说:“一起死有什么好笑的?” 儿女们见老头发脾气,都劝老太婆迁就老头,照他的意图去做。老太婆听从 儿女们的劝告,和祝老头并排笔直地躺着。见此情景,家人又都笑起来。但 过了一会儿,只见老太婆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两眼也慢慢闭上了,好久都 没有声息,好像睡熟了一样。大家靠近一看,发现老太婆的肌肤已经冰冷, 呼吸也早已停止。看看老头子,他也成了僵尸。家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双重打 击,又惊异又悲伤。   这真是脑洞大开,是对爱情的真挚还是害怕。

Read More

小官人 – 蒲松龄

有个老太史,白天躺在书斋里看书,忽然看见一支小小的仪仗队从堂屋 角落里走出来。仪仗队的马只有青蛙大小,人只有手指头大小。这支由几十 个小人组成的小仪仗队,显示出威风的阵势。他们簇拥着轿子上的一位官员, 堂而皇之地朝大门外走去。那位官员头戴黑色纱帽,身着绣衣,坐在轿子里 摇头晃脑,一副自鸣得意的神情。老太史看到这里,已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 睛了。难道说小人国与大人国的世界没有什么区别吗?正当老太史怀疑自己 看错了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一个小人,急匆匆返回屋里,拿起一只只有拳头 大的毡包,径直走到老太史床前,口中说道:“我家主人有一份薄礼,敬献 太史。”说完后,他端正地站在老太史对面,但并未把礼物拿出来。过了一 会儿,他自己笑着说:“这点小东西,想来对太史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赏 赐给我。”老太史对他点了点头,小人便很高兴地拿着东西走了。此后,老 太史再也没有看到那些小人。他越想越觉得遗憾,只怪自己当时心里有些慌 张,没有向小人打听他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也没有问问那位小官人 姓甚名谁,在小人国里供的什么职。   为什么蒲松龄会这样写呢?变法是把人变小,成为一支仪仗队!把原来的实物缩小.

Read More